堆放个人残片的地方...飘


by onlyws

<   2007年 08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暂存 同归1


寻常的一日,寻常的城郊一处寻常的小居。
用泥砖细心砌起的一间小平房,以此为中心在十丈开外划出一个圆弧,用黄竹竖起了篱笆墙,里面圈养起来的几只鸡母摆动着有些摇晃的身体在院内走动,靠近房子的一块地也打晒着些腌物;是这个村子很普通的样式,唯一与附近其他居舍不同的,就是小屋后打晒着这样那样的药材以及空气中散发出的浓浓药味了。
这里,是江湖上的神医莫言的暂时居所。
不过现下这里又多了一位寄宿者。
此人本来是神医的病患,一年多前得了失心疯被人带来这里请诊,大家都知道莫神医是从不稀罕钱财的,他看重的只是命,村里人简直就把他当神仙,但也正因为这点,大家都知道他的规矩,重病的人不允许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以便医治,神医一眼便瞧出这人身患重疾,谁知那病人不依疯癫癫地只嚷着要回家,神医也是个倔脾气,居然对带他来的那人道:要么滚回去,要么病好前不准离开。
这边一个疯那边一个倔,害苦了带人来看病的人,最后只得一掌劈昏了病患,这才解决了问题。
起初那病患因为起不了身,所以大家对他都没什么;可是等到半年后病患身子好了,就苦了周围的邻里,一天到晚不是看见神医家鸡飞狗跳之态,就是听到墙倒瓦飞之声,那轰轰烈烈的气势,实在是让人……苦不堪言,要不是,要不是因为那是神医的病患,大伙早就群起而欧之了。不过要说殴打,其实大伙心里还是有些没底的,毕竟普通的病患谁能一发疯就把人家屋子给拆了的?就是村里最壮实的阿牛,也没见他有过这本事,之后就看见原先领他来看病的那位大哥在那儿苦哈哈的修泥墙;再说了,再怎么人家也是得了这种怪病么,想想都觉得可怜;于是乎,大家就敢怒不敢言又带着些怜悯地,与神医和他家那神秘的病患和平共处了将近整整一年。
不过好心有好报不是?要知道这位病患现在居然也学得一身好医术,与神医一样整天为大家看病疗伤,哪怕憋了一肚子的怨言也早就烟消云散了;而当他更是一位风华绝代,气宇不凡还怀着一肚子学问的年轻书生时,大家对他就只有飞速膨胀的好感了。
“顾大夫,麻烦你去我家看看吧,我弟弟发高烧了!!”还不到中午,隔壁的小桃红忽然气喘吁吁地直接跑进了屋来,一眼便看见正坐在屋内研读医书的顾大夫。
顾大夫闻言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同时放下手中的医书,起身提起一旁木柜上出诊用的小药箱,转头对小桃红道:“走,去看看。”
小桃红跟在他快步走动的身影后面,他的脚因为之前的腿伤,现在走路时总是一脚深一脚浅地有些颠跛,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速度,身上披着的青杉也因为走得快的关系而牵动翻飞,看在眼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小桃红眨了眨一直盯着青影的大眼睛,实在奇怪为什么会有人就是这样走着路,都会好看得叫人移不开眼的。
到了小桃红家,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辗转痛苦的小孩子,望闻问切之后,便开了药方,取了药材吩咐小桃红煮了去:“按这方子,每日三次,三日之后便没事了。”顾大夫说完,将剩下几日份的药草分别包好之后,转交给了小桃红,却看见她拿着药包面上有了难色。
“顾大夫……爹娘和哥哥都去地里干活了……我,我不会煎药……”看着脸羞得绯红的小姑娘,突地反应过来,才几岁的孩子,哪儿会做这个。于是笑着轻轻拍了拍小桃红的脑袋,道:“来,跟我到厨房来,我教你,你照着我的法子做就好了。小虎很快就会好的,别担心,恩?”
看着顾大夫微笑的样子,小桃红觉得自己的眼睛又不听使唤了,只得用力地应声道:“好!”

之后,这一天倒是平平淡淡就过了,直到天边映起了火烧云,在外巡游了一天的莫神医才回了家。
一进屋,不见那人的身影,倒是木桌上摆着几样味美的家常菜。
含着笑将随身的药箱小心放在了一旁的木柜上,就看见那人端着一锅汤从厨房走了出来,瞧见自己回来,只是淡淡说了句:“吃饭。”
喝,哪里有方才隔壁小桃红说的那般温柔和亲?
不过,看看桌上普通却搭配得精巧的四菜一汤,还有两副碗筷。
呵呵,算了,人重在做,不在说嘛;老人家,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小疯子,听说你今天给小虎看病了?”吃饭间,莫神医照常话起了家常。
“恩。不是大病,按方子喝了药三日便好。”那人照常冷然应对。
“哦,那个撒,你在家就不能像出诊时那样温暖一点,柔和一点,亲切一点,让人看了觉得心里充满了关爱一点?”莫神医做出一副无奈状,这人在外在内根本就是两张脸。
“医者父母心,对病人本就该温和不是么。”那人仍然语气平淡道。
“是么?行医靠的是本事,小疯子,我也不是对人都笑的,不一样治病么?”
“…………不一样。”那人想到了什么般,握着筷子的手停在了半空,语气幽幽,目光已伸展到了很遥远的地方,那里一直都有着一个美妙温婉的身影回望着他,看得他心痛,不堪;一小会儿后,像是突然回魂一般,又有些愤愤然道:“还有,这里不是我家!”
“喔,你也知道你是寄宿的啊。”莫神医撅撅银白的胡子,竟有些小孩子般的负气“在我家也住了一年多了,我不奢望你还我米,还我粮,毕竟说到底也是托你的福,这段时间来我的伙食改善了很多。不过反过来说你要不是住我这,有我这云家出师的名医挡着,早八百年前被那些江湖人抓去做什么十大酷刑了么。”看到对方先是嘴角忍不住地微微抽搐,之后又从鼻子里一声轻哼,但终究没有反驳什么,很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所以啊,我也拜托你,早点让我医好你的病,你也好早些回家是不是?”
“不用!”这次却是立刻坚定的拒绝。
“顾惜朝……”
咚!筷子被狠狠砸在木桌上,莫神医担心地瞧了瞧桌面——果然又废了……不过却只有那只手所到之处留了个大大的窟窿,懂得拿捏力度了,还是很有进步的。想归想,这话他还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顾惜朝还是顾惜朝,眉角问题,有些事情是不能做过火的。
顾惜朝扔下还没动几口的饭碗,转身离开了木桌,只留下莫神医一个人仍坐在那里继续吃饭。
“小疯子,回来别忘了把今天的药喝了。”
“……恩。”顾惜朝几不可闻地应了声,转身出了屋子;看着那因疾病而略显纤弱的青影,莫神医也只能轻叹。医者,最棘手的便是医人心;只有找到那医心的方子才能解开人的心结,否则一切药石也是枉然,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一直没有办法治疗顾惜朝的疯病和腿疾,只能任他拖着那腿一跛一颠,而虽然现在用药稳着他的心神,不过这法子却也是把双刃剑呐……思及此,不禁眉头深锁。



月华下的顾惜朝身影卓然,夜风绻起乌木般的曲卷长发,青衫飘动映着月光拖下一地幽长,若被江湖人看到,定然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曾经千里追杀九现神龙,唤起一时腥风血雨,弄得天地差点易主的玉面修罗。其实,人们口中议论的,往往只是一个人单薄的一面,只是那一面往往给人难以磨灭的印象,才会让人觉得这就是那个人的诠释。而现下的顾惜朝确实不是他们所畏惧憎恨又想除之而后快的血腥罗刹,此时的他只是一个思念着深爱妻子的男子而已,而他的人也因为想起那恋慕的人儿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晚晴,想着那个温婉美妙的人儿,想着她对自己的一颦一笑,想着自己拉起那柔软的手带她四处游玩散心的快乐,带她去白日里放烟花的疯狂,其实那烟花在白日是看不清的,可是她仍然笑得很开心,面带些羞涩,却始终是高兴而幸福地笑着,然后柔和又带些娇嗔地叫他:你这疯子……
右手伸进衣衫里摸出紧贴在胸口的一个小锦袋,顾惜朝痴痴看着它,眼里揉碎了一汪柔情似水……那时的自己真的是觉得握紧了幸福的,可惜……自己不满足。
一路追求功名,只愿有朝一日能出将入相,一展抱负,为了晚晴也为了自己的志向。却不想一路下来,自己却让她伤心,意冷,直到永远失去了她,可是到了最后,她竟然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来他的命……这叫他,情何以堪!
我这个疯子!
想到XX之处,心绪一阵紊乱,脑中又开始隐隐作痛,顾惜朝暗道不好,连忙强自调息顺气平静心神,几回深深吐纳后那疼痛感才消了下去;平稳下来的顾惜朝又深深看了那小锦袋一眼,晚晴,那时我本就想陪你来的,可是我现在活的是你该活着的份;所以,你不是喜欢游历行医么,你放心,我会替你做完这一辈子的……你知道么,我真是爱煞了你给人治病时那认真细心的模样,还有那总是让人心暖的温声细语……将它放到自己唇边,轻轻碰触,柔滑的缎面划过自己唇际,荡得满腔柔肠百转又心酸XX……




而当顾惜朝离开不久,莫神医就迎来了一位客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江湖上替顾惜朝当了护身符的一方大侠——铁手。
“莫神医,这么晚了还来打扰,对不住。”铁手一手拎着一些糕点,进了门。
“铁二捕头哪儿的话,老头子我本来就闲得紧,那小疯子吃完饭就把我一人扔家里了,正愁没人说说话呢,哈哈哈。”莫神医笑着就着铁手带来的糕点,给铁手和自己倒上茶水,才在小木桌的另一边坐了下来,真真十足一副话家常的样子。
[PR]
by onlyws | 2007-08-24 16:45 | 天下大同
逛了逛朋友们的BLOG.
大家似乎多多少少都被不开心的阴霾包围着.
还有被称为寂寞的影子.
是年龄到了的关系么?汗,老了?
想起朋友说的那句话,在人群中的寂寞才是真的寂寞.
实在是经典.想到最开始来到这片土地的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生活在跟他们同时间的不同次元里。根本就是两个世界么。想到敏说的,始终是一个人,想到璇儿的BLOG,看到吉祥P的图...一时间似乎没有比长长叹出一口气更能表达感觉的了。
微末呢...= =
[PR]
by onlyws | 2007-08-15 01:34 | 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