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个人残片的地方...飘


by onlyws

<   2006年 12月 ( 3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策子NO4

很无力...无神又无形的策子..
我对不起你。....

重新改去...风萧萧兮.....

c0100842_2274162.jpg









c0100842_2275659.jpg

[PR]
by onlyws | 2006-12-23 02:28 | 天下大同
前天,昨天与今天...
累积的东西-v-

前天,总算去看了道原香津美的<银河英雄传说>的原画展~偷偷拍了一张~~
画说这些漫画稿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原稿呢...
连笔勾的线都还那么清楚..OJZ
大公啊...><

展览馆有两层,虽然是小型的却是五脏具全。
一楼是漫画版的原稿展示。
从上楼开始先是杨叔叔那边,同盟的一些片段稿子。。。再走过去一点。。因为里面有人在看,有点挤,某遥就决定先去二楼看彩图,走之前瞄了一眼,发现里面的全是帝国以及
吉莱的场面,激动得一抖。想着等下一定要过来膜拜。
谁知道一上二楼。。双腿差点没直接跪下去。
一来就是陛下的玉照~~!!

再一转头,里面一片吉莱。。。。当场热血上涌~~~~~~~!!

太,太HC了~~~而且里面还有1张是米看过的。。。神奇的是。那张的构图居然和 某只以前想过的一个吉莱同人插图构图一样。。。晕了。。。。

说来那个时候,碰到两个同人女,两人看到吉莱图的时候。。那表情。。那动作。。。是说,虽然语言不一样。。但是同人女的热血是共通的啊~~~!!!!!XDD

c0100842_2234789.jpg




回家路上,走了一年的通学路。
现在情形不同,再走相同的地方,感觉也截然不同了~~
一树银杏,满地黄花对车~~XDD
PL~PL啊~
c0100842_2262528.jpg






c0100842_2263985.jpg




再来是

星期一照的照片,打工完后上学路上的照片,乌云中的太阳,很是耀眼,却没有热度。

c0100842_2243972.jpg




今天小电的键盘下岗了。。。。飞去买来。。。。偶承认偶是缺了网络一天都不行的人。。。
c0100842_2274046.jpg






c0100842_2275511.jpg






再来是今天的主角~~~
偶家小电的新键盘~~~~~~
跟小电一样的黑色~~说到这个。。。偶就。。吐血。。。。
飞到店里去,一看价钱,居然要5千多日圆~~~贵的还要1W多~~~!!抢人啊!!?
一路找到最便宜的。。。。2000块。。。好。。还在接受范围。。。
时间紧迫,赶紧结了帐,谁知道一出来。看见门口大甩卖的。。。一般的键盘。。。480日圆。。。。去死。。。。。。TMD。。。。。。什么世道!!!?
不好意思去退货。。。只好自我安慰。。。那是白色的,跟偶家小电不符,那是白色的,跟偶家小电不符。。。。。无限循环中。。。。
c0100842_2282374.jpg




再来轻松下~~
偶最爱的巧克力~~~~
甜而不腻~绝对推荐~~XDD
c0100842_2315918.jpg

[PR]
by onlyws | 2006-12-20 02:32 | 残片

包策白展4格

c0100842_15453579.jpg
c0100842_1546065.jpg

[PR]
by onlyws | 2006-12-19 15:53 | 天下大同

策子NO3

策子。。来,我们就来算算。。。到底需要多少张,偶才能真正掌握到你的神韵。




c0100842_2325428.jpg

[PR]
by onlyws | 2006-12-18 02:33 | 花开一季

神奇……

好神奇……看到小林子大的书……有了找回自己原本目的的感觉…………
貌似,终于又看到了当初想去到的地方……

还好,依旧阳光灿烂^w^

PS一句:偶真的画得很少…………而且好潦草。。。。自我BS之。
[PR]
by onlyws | 2006-12-16 02:45 | 残片

子灵剑居然结局了!!?

真的想不到真的真的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啊!!!!!!
古良,小谢子,飞英,雁智。。。
不知道你们下场到底如何。。。。。。。。。
抱歉我实在对你们这位亲妈不敢抱太大的希望。。。。。。。。。OJZ

终于完结了。。。。但是。。。心里也有什么被抽空了。。。。
就像当年看幽游,觉得是又有认识的人。。走到了尽头。。
虽然还没看结局。。。。。

不知道他们是否都还好。。。。。。。。。。。。。。






c0100842_2303777.jpg













c0100842_2301262.jpg

[PR]
by onlyws | 2006-12-16 02:31 | 残片

碎碎念...

果然就算是同人,还是只有投其所好才能有好的收效么.
虽然有点不是滋味,
不过,
既然是同人,因爱而生的东西.
就算被PIA飞,就算反其道而行.
还是想写自己想要的东西.
同人嘛.
[PR]
by onlyws | 2006-12-16 00:44 | 残片

[RP]无聊的策子E搞~~

无聊的E搞XDD


c0100842_14117100.jpg

策子:小风筝,你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风筝:这个嘛....当然是跟你姓公孙了,至于名字么...


c0100842_1412671.jpg

策子:不知道会是男孩还是女孩,但他都代表了我们的重逢.
风筝:是啊,就像这天上的圆月...啊!不如就叫...!!!






















c0100842_1425316.jpg

公·孙·月·


偶承认偶在无聊E搞~~~
是说写BG的台词,好不对劲啊~~~~
难得偶还有点支持策子BG的说~~~~果然是RP久了么~~~
[PR]
by onlyws | 2006-12-15 01:55 | 天下大同

[鼠猫包/庞策]人面桃花

人面桃花

鼠猫?策开封府的日常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虽然现下才阳春三月,但汴梁已是花絮如雨,桃之夭夭了。最近又天公作美,连连放晴,碧空无尽。城里寻常市井人家也都偕同老小,郊外出游观赏春景去了, 展昭打了个哈欠,用力伸了个懒腰,转头望去,远远便能看见下处河边聚集着一些文人墨客,一旁还放着墨宝,不时有人提笔写下几句。
展昭听公孙策说过这是赛诗会,文人颇喜爱的游戏,大家以景为题,有感而作,重在相互交流切磋,说起来公孙大哥是甚爱这类事情的了,不过这两人今天是慢了些……
才想着,离那些人不远开外,一青一绿两个身影便并肩而来,不正是他两位大哥么?
两人信步而游,公孙策时而指指对面山上繁花一色,笑着转头对包拯说些什么,包拯也点头微笑,应答着,公孙策则弯了一双清眸,好不开心。这时,似乎发现了前面的赛诗会,公孙策脸上神采焕发,伸手扯扯身旁包拯棉袖,朝前望了望。包拯也顺眼过去,既而了解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双双走了上前。

他这公孙大哥啊,就喜欢这些攀风附雅的事。展昭好气地笑笑,发现亭外的崖上正好一棵古桃树,花开重重,粗大枝干朝外而伸,嘴角向上一勾,嗖,一下便跳到树上。
“恩~这里果然比较舒服。”找了个满意地位置,坐在上面,继续看着下面河边二人。

本以为他的公孙大哥也会去露露头角,却只见下面两人只是绕过人群,在摆放墨宝与诗词的桌子前停了下来,微微低头,该是在看上面的诗句;不一会儿,两人便抬起头来,包拯看了看公孙策又把目光移到那些纸卷上,饶有兴趣地饶到砚台旁,公孙策却轻笑着摇摇头,扇开折扇轻摇起来;见状包拯也不再说什么,跟着耸耸肩笑笑,罢了。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喝彩声,回头看去,众人正争相看着一副诗句,连连称是,更有人伸出拇指,赞不绝口。包拯指了指那副诗,笑着说了句什么,公孙策也轻笑点头,便转了回去。纸卷被人高高举起,包拯看着上面的词句,微笑颔首,眼中亦露出欣赏,转眼看向一旁,公孙策双手后付,却只是浅浅一笑。见状,包拯只是好笑地轻摇了摇头,逐拍拍公孙策肩膀,穿出人群。

此时却听见后面众人惊呼声,回头一望,一个小孩子不小心跌到拿着纸卷的人身上,那人一惊,手上一松,方才被众人赞不绝口的诗句居然就这样飘到了河面上,即便众人奔到水边妄图把它抓回来,也不过徒劳而已,那纸很快被浸了个透彻,然后被河水给拖了下去。展昭心道不妙,他虽是个武人,却也知道这文人骚客惜墨如宝,对这些诗词歌赋更是看若千金。以前不小心弄坏掉公孙大哥的帖子,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样子现在都还历历在目呢。

果然,一年轻人为首,几个书生围住方才那孩童,面相凶恶,可怜那孩子一脸无辜,吓得坐在地上,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了。所以说,这些所谓君子啊!展昭恨恨,正准备跳下去出手相助,却看见自家公孙大哥先出了头。只瞧两人走上前去挡住那孩子,笑着拱手以礼,对方亦是没好气地还上一礼,公孙策指指身后的孩子,说了些什么,对方立刻挥手否决,还试图抓住那孩子,包拯立刻将孩子抱进怀里;见身旁公孙策上前一步,折扇轻摇,指指对面沃沃山红,眉目含笑。对方先是一愣,才明白了意思,将公孙策打量一遍,竟是一翻白眼,之后才算礼貌性地做了个辑请公孙策到案机前。

原来是赛诗啊~展昭有些好笑,不用看也知道结果的游戏。是说公孙大哥这些年跟某人来往久了也学会了腹黑二字啊。试问天下人,有几个能与他公孙博学相交高下呢?

“猫儿,一个人在那儿傻笑什么呢。”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朗声音,这没影儿没声儿的,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不过展昭当然还是转了过去,微笑“你回来了,玉堂。”

来人一身洒脱的白,飞扬不羁,不是与这展南侠齐名的锦毛鼠白五爷是谁?
见着眼前人这笑,白玉堂就觉得这春景都失了颜色似的,也惹得自己不觉跟着满起笑意,“瞧我带什么来了?”果然,白玉堂两手都被大包小包塞个满,左手还提着两坛酒罐子,不用想展昭都知道那一定是邵阳楼的陈年女儿红。逐上前帮他将东西摆放在亭里,道:“今日和包大哥他们来赏花,只是让你随便买些酒菜过来,怎就一下要了这么多,包大哥只要有大包他就满意了,公孙大哥本就吃不了多少,你这剩下不是浪费嘛。”
白老鼠一头黑线,撇撇嘴,这开封府的节约政策执行得还真彻底啊。“行了,行了,吃不完大不了打包回去总行了吧?你们府里那么多人,总是不会剩下。”
“……也是。”想想王朝他们,展昭这才罢了。
“这么说来,包大人公孙大哥呢?”白玉堂这才想起,开封府难得放假,几人相约出游,却不见两位当家的。

“在那儿跟人比诗呢。”想到这儿,展昭就好笑,不知道现在怎样了,便拉了白老鼠一起,跳上古树继续看戏。

此时河边胜负已分,看众人那崇拜偶像一般的目光,便知道公孙大哥又成功俘获一群拥趸。既然事已了结,两人拱手做辑便要拜别众人,却不料方才那与公孙策比试的书生,竟扑通跪倒在公孙策面前,看样子是对公孙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拜其为师了。瞧公孙策一时无措的样子,猫鼠二人四目相对,知道想到一样的地方去,有些坏心地笑开了。

谁叫公孙大哥平时喜欢卖弄……不,博学!
现在招惹来人家拜师学艺,博学啊~~
博学不是罪嘛~~


上面两只笑得开心,下面公孙策却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旁包拯摆明了也跟两只小的一样看戏的心态,只顾自己闷笑,完全无视旁边频频传来带着怨念的求助眼神。
正不知如何收局时,人群突然被人分了开来,几名侍卫打扮的人开了道,迎着后面人进来,那人身着白色绒丝素袍,就算是从这远远望去,亦能感受到那人流露出的英武之气,不正是中州王庞统,又是谁?
只见庞统抬抬右手,方才还喧闹拥挤的人群,现在利马鸟兽散散开了。
虽然说这是给公孙策解了围,可是人家好端端的赛诗会也被砸了,公孙策脸上的表情一时还真不知道是喜是怒,只是手上紧拽着扇子举起来又放下,又举起来,狠狠放下。偏偏对面素色之人还一脸无辜;亏得包拯只得上场打打圆场,免了又是一场闹剧。

“我是真不知道这官场到底是怎么的。”展昭看着三人,突然感叹到。
庞统自还隐归田后,收了野心,三人的关系也就不知不觉缓和了下来。
现在再看来,仍旧是那一青一白,以及那一分盈绿。气氛已与往日截然不同,就如这天气一般明朗,不再暗潮汹涌。
春风拂日,盈盈笑语,竟还有几分轻松,虽然仍有人一脸别扭,却以往那干戈之势早已不复见。其实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展昭笑着,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猫儿,你什么时候居然会念起诗来了?!”有点不可置信地怀疑起自己耳朵,白玉堂甚至不自觉地揉了揉,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刚才那温润的声音确实是出自这只猫的。
“玉堂,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懂得念什么诗,只是今日本是来看桃花,又见看见他们三人现在这模样,才突然想到公孙大哥常爱念的这首诗来而已。不过……怎么又碰上他了?”展昭不禁奇怪。

“又?”白玉堂好奇起来。
“是啊,这个月都第几次碰巧碰到他了。而且……这事我一直没搞明白……”展昭双手环抱胸前,陷入了沉思。
“怎么说?猫儿。”虽说好奇心杀死猫,但其实老鼠也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对猫的。
“你看他们,先说包大哥与公孙大哥吧。我虽然曾说他们是一时之俞亮,注定相争,可那是外人看来;其实他俩啊,更像周瑜与孙策,自幼相识,情深意厚;公孙大哥之前为了包大哥,连命都可以送掉,所以他们两啊,要是有谁挑衅另一个,那叫朋友意气,因为无论谁输谁赢,完全都不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情意,要有也只能是加深而已。”
“恩……”白玉堂点点头。
“再说小风筝和公孙大哥,虽然两人见面没几句就吵起来,可谁看不出来,那叫打情骂俏;公孙大哥虽然面子上恶得很,其实心里啊可是笑得满面桃花,高兴得很。但是……”说到这儿,展昭疑惑的眉头打了个结扭起来。
“恩恩~~怎么?”难得听到这猫儿还分析起两位大人的事,白玉堂当然乐得当听众,还是津津有味。
“但是这庞统,我就真搞不明白了。”展昭直言道:“他到底为什么总是来招惹公孙大哥,要说到两人关系,也不过是同朝为官一场,再算仔细一点也就是之前寻找天芒的时候一路倒霉的时候都遇上他。要不是他现在退官之后无事便去公孙大哥那走走,我还真再算不出他俩还能有什么交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盘算些什么……”
这边展昭疑团重重,那边白玉堂却听得忍俊不已。
“人家那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了,就蒙得了你这只傻猫。”
“你说什么?”专注于思考问题的展昭并没有听清楚白玉堂方才的调侃,茫然问道。
呵呵一笑,白玉堂甩开风流天下的大扇子,道“我说啊,公孙大哥是色艺双绝,俊男美女,左右逢源啊~”
“这倒是,再早些还有木兰……”展昭笑了,抬头看向身旁的白影。
说着着话时的白玉堂是微笑着的,乌黑的发丝吹扬风中,那一双桃花眼里揉碎了春日和光,全投在墨色瞳里,闪闪亮亮,让展昭居然有些眩目。一时间竟忘了要说的话。
不过白玉堂也没有认真在听了,“公孙大哥确实是世间难求的人,不过嘛,我可是若水三千,只取有瓢呐……”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故意要让身旁的某人听见,白玉堂收回了目光,投在旁边的展昭身上,却发现这只猫不知怎的,竟站在那里呆掉了,连花瓣落到他身上都没察觉。
挑眉,帮他拾起肩上的花瓣,白玉堂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只“呆猫”。
其实,他也想不通啊,他想不通,怎地这猫就如此地俊朗;这也就算了,他白五爷也可是江湖有名的美少年,只是,怎地这猫就有这么骨子味道,让他再离不开目光,让他白玉堂就决定了一生一世呢。
轻笑,摇头,这些是连下面那群天下第一的聪明人都没想通的,他白五爷又怎会花工夫去想呢。
罢了。
只是……“臭猫,还要呆多久?!”突然一声唤回展昭的意识,只是奇怪这猫脸上居然有些泛红?
“对不起,玉堂,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好好听着了。”
“哼,也没什么,只是在笑你这猫念个诗连应景也不知。”
“怎?”展昭问道,却见白玉堂捻起自己肩上的落红,薄薄的唇向上勾起一个坏坏的笑容,“此青此景该是——人面不曾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说完,将落红轻移唇边,暧昧一碰。
砰!某人直觉脸上可真是面赛桃花了。

果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啊。


耶耶~~~~抽风抽完了~~~XDD
撒花~~~~~~
已经一年没动过笔了啊~~~~~~~~手生了~~不过还是很激动DI~~~~
米想到再动笔仍旧是猫鼠~~~XDD

这篇文呢~~~某遥是看了少包3后的抽风文,但是又想写猫鼠。
干脆就以猫的视觉来描写了。
不过这里的猫呢,估计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很受小龙版的影响……擦汗
就权当是少年时的猫鼠吧~
什么??那时候还没封御猫??
自动54ING= =+

以上~~~~鞠躬~~~~~~~~~

某遥虽然不善文笔,不过米功劳也有苦劳的嘛~~~
拍砖欢迎~~但请正直DI拍啊~~~~~
[PR]
by onlyws | 2006-12-15 00:46 | 天下大同
不过,没功劳也有苦劳的,仍旧贴上来。..
成长路程啊。....

c0100842_345717.jpg

[PR]
by onlyws | 2006-12-13 03:05 | 花开一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