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放个人残片的地方...飘


by onlyws

カテゴリ:天下大同( 20 )

太。..美了。...........不知道该说什么。...醒了赶完工再回来补花开一季的图~~
这次是策子~~呵呵~~~
看到了探班的视频~~赵同学果然是认真的人,一直拿着剧本在背呢~~~

另一张走出来的~不是剧照哦~~~
其实前面在拍野驴的戏~~~~这边正穿出人群~~~~XDD
是说偶也想去探班啊啊啊~~~~

c0100842_8222622.jpg





c0100842_8223845.jpg





c0100842_8224811.jpg

[PR]
by onlyws | 2007-01-07 08:24 | 天下大同

策子~~~~~~~XDD

c0100842_10574696.jpg


其实偶觉得更像佐为或者晴明大人的说。。。。泪
[PR]
by onlyws | 2007-01-04 10:58 | 天下大同

大宋~天下大同也~!

上有天子贤王血浓于水,下有龙图阁大学士与自家师爷携手一生之外还不忘与中州王来个铁三角~门下南侠与锦毛鼠并肩双飞,乃江湖一代佳话~~~六扇门中四只宝宝兄弟情深~~自不忘戚顾恩怨情长啊~~~~
大宋~实乃天下大同也~~!!撒花~~~~XDD
[PR]
by onlyws | 2006-12-31 18:16 | 天下大同

人面桃花的漫画2P

2P作业的途中报告书,是说始终不能把画面画得饱满,总觉得很平面.
到底最重要的是差了什么呢....思考ING

c0100842_1245845.jpg









c0100842_1243915.jpg

[PR]
by onlyws | 2006-12-26 01:25 | 天下大同

睡觉前的涂鸦...

策子..真的要睡着了...昨天....
果然有萌就是不一样啊。
c0100842_123253.jpg

[PR]
by onlyws | 2006-12-26 01:23 | 天下大同

策子NO4

很无力...无神又无形的策子..
我对不起你。....

重新改去...风萧萧兮.....

c0100842_2274162.jpg









c0100842_2275659.jpg

[PR]
by onlyws | 2006-12-23 02:28 | 天下大同

包策白展4格

c0100842_15453579.jpg
c0100842_1546065.jpg

[PR]
by onlyws | 2006-12-19 15:53 | 天下大同

[RP]无聊的策子E搞~~

无聊的E搞XDD


c0100842_14117100.jpg

策子:小风筝,你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风筝:这个嘛....当然是跟你姓公孙了,至于名字么...


c0100842_1412671.jpg

策子:不知道会是男孩还是女孩,但他都代表了我们的重逢.
风筝:是啊,就像这天上的圆月...啊!不如就叫...!!!






















c0100842_1425316.jpg

公·孙·月·


偶承认偶在无聊E搞~~~
是说写BG的台词,好不对劲啊~~~~
难得偶还有点支持策子BG的说~~~~果然是RP久了么~~~
[PR]
by onlyws | 2006-12-15 01:55 | 天下大同

[鼠猫包/庞策]人面桃花

人面桃花

鼠猫?策开封府的日常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虽然现下才阳春三月,但汴梁已是花絮如雨,桃之夭夭了。最近又天公作美,连连放晴,碧空无尽。城里寻常市井人家也都偕同老小,郊外出游观赏春景去了, 展昭打了个哈欠,用力伸了个懒腰,转头望去,远远便能看见下处河边聚集着一些文人墨客,一旁还放着墨宝,不时有人提笔写下几句。
展昭听公孙策说过这是赛诗会,文人颇喜爱的游戏,大家以景为题,有感而作,重在相互交流切磋,说起来公孙大哥是甚爱这类事情的了,不过这两人今天是慢了些……
才想着,离那些人不远开外,一青一绿两个身影便并肩而来,不正是他两位大哥么?
两人信步而游,公孙策时而指指对面山上繁花一色,笑着转头对包拯说些什么,包拯也点头微笑,应答着,公孙策则弯了一双清眸,好不开心。这时,似乎发现了前面的赛诗会,公孙策脸上神采焕发,伸手扯扯身旁包拯棉袖,朝前望了望。包拯也顺眼过去,既而了解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双双走了上前。

他这公孙大哥啊,就喜欢这些攀风附雅的事。展昭好气地笑笑,发现亭外的崖上正好一棵古桃树,花开重重,粗大枝干朝外而伸,嘴角向上一勾,嗖,一下便跳到树上。
“恩~这里果然比较舒服。”找了个满意地位置,坐在上面,继续看着下面河边二人。

本以为他的公孙大哥也会去露露头角,却只见下面两人只是绕过人群,在摆放墨宝与诗词的桌子前停了下来,微微低头,该是在看上面的诗句;不一会儿,两人便抬起头来,包拯看了看公孙策又把目光移到那些纸卷上,饶有兴趣地饶到砚台旁,公孙策却轻笑着摇摇头,扇开折扇轻摇起来;见状包拯也不再说什么,跟着耸耸肩笑笑,罢了。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喝彩声,回头看去,众人正争相看着一副诗句,连连称是,更有人伸出拇指,赞不绝口。包拯指了指那副诗,笑着说了句什么,公孙策也轻笑点头,便转了回去。纸卷被人高高举起,包拯看着上面的词句,微笑颔首,眼中亦露出欣赏,转眼看向一旁,公孙策双手后付,却只是浅浅一笑。见状,包拯只是好笑地轻摇了摇头,逐拍拍公孙策肩膀,穿出人群。

此时却听见后面众人惊呼声,回头一望,一个小孩子不小心跌到拿着纸卷的人身上,那人一惊,手上一松,方才被众人赞不绝口的诗句居然就这样飘到了河面上,即便众人奔到水边妄图把它抓回来,也不过徒劳而已,那纸很快被浸了个透彻,然后被河水给拖了下去。展昭心道不妙,他虽是个武人,却也知道这文人骚客惜墨如宝,对这些诗词歌赋更是看若千金。以前不小心弄坏掉公孙大哥的帖子,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样子现在都还历历在目呢。

果然,一年轻人为首,几个书生围住方才那孩童,面相凶恶,可怜那孩子一脸无辜,吓得坐在地上,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了。所以说,这些所谓君子啊!展昭恨恨,正准备跳下去出手相助,却看见自家公孙大哥先出了头。只瞧两人走上前去挡住那孩子,笑着拱手以礼,对方亦是没好气地还上一礼,公孙策指指身后的孩子,说了些什么,对方立刻挥手否决,还试图抓住那孩子,包拯立刻将孩子抱进怀里;见身旁公孙策上前一步,折扇轻摇,指指对面沃沃山红,眉目含笑。对方先是一愣,才明白了意思,将公孙策打量一遍,竟是一翻白眼,之后才算礼貌性地做了个辑请公孙策到案机前。

原来是赛诗啊~展昭有些好笑,不用看也知道结果的游戏。是说公孙大哥这些年跟某人来往久了也学会了腹黑二字啊。试问天下人,有几个能与他公孙博学相交高下呢?

“猫儿,一个人在那儿傻笑什么呢。”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朗声音,这没影儿没声儿的,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不过展昭当然还是转了过去,微笑“你回来了,玉堂。”

来人一身洒脱的白,飞扬不羁,不是与这展南侠齐名的锦毛鼠白五爷是谁?
见着眼前人这笑,白玉堂就觉得这春景都失了颜色似的,也惹得自己不觉跟着满起笑意,“瞧我带什么来了?”果然,白玉堂两手都被大包小包塞个满,左手还提着两坛酒罐子,不用想展昭都知道那一定是邵阳楼的陈年女儿红。逐上前帮他将东西摆放在亭里,道:“今日和包大哥他们来赏花,只是让你随便买些酒菜过来,怎就一下要了这么多,包大哥只要有大包他就满意了,公孙大哥本就吃不了多少,你这剩下不是浪费嘛。”
白老鼠一头黑线,撇撇嘴,这开封府的节约政策执行得还真彻底啊。“行了,行了,吃不完大不了打包回去总行了吧?你们府里那么多人,总是不会剩下。”
“……也是。”想想王朝他们,展昭这才罢了。
“这么说来,包大人公孙大哥呢?”白玉堂这才想起,开封府难得放假,几人相约出游,却不见两位当家的。

“在那儿跟人比诗呢。”想到这儿,展昭就好笑,不知道现在怎样了,便拉了白老鼠一起,跳上古树继续看戏。

此时河边胜负已分,看众人那崇拜偶像一般的目光,便知道公孙大哥又成功俘获一群拥趸。既然事已了结,两人拱手做辑便要拜别众人,却不料方才那与公孙策比试的书生,竟扑通跪倒在公孙策面前,看样子是对公孙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拜其为师了。瞧公孙策一时无措的样子,猫鼠二人四目相对,知道想到一样的地方去,有些坏心地笑开了。

谁叫公孙大哥平时喜欢卖弄……不,博学!
现在招惹来人家拜师学艺,博学啊~~
博学不是罪嘛~~


上面两只笑得开心,下面公孙策却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旁包拯摆明了也跟两只小的一样看戏的心态,只顾自己闷笑,完全无视旁边频频传来带着怨念的求助眼神。
正不知如何收局时,人群突然被人分了开来,几名侍卫打扮的人开了道,迎着后面人进来,那人身着白色绒丝素袍,就算是从这远远望去,亦能感受到那人流露出的英武之气,不正是中州王庞统,又是谁?
只见庞统抬抬右手,方才还喧闹拥挤的人群,现在利马鸟兽散散开了。
虽然说这是给公孙策解了围,可是人家好端端的赛诗会也被砸了,公孙策脸上的表情一时还真不知道是喜是怒,只是手上紧拽着扇子举起来又放下,又举起来,狠狠放下。偏偏对面素色之人还一脸无辜;亏得包拯只得上场打打圆场,免了又是一场闹剧。

“我是真不知道这官场到底是怎么的。”展昭看着三人,突然感叹到。
庞统自还隐归田后,收了野心,三人的关系也就不知不觉缓和了下来。
现在再看来,仍旧是那一青一白,以及那一分盈绿。气氛已与往日截然不同,就如这天气一般明朗,不再暗潮汹涌。
春风拂日,盈盈笑语,竟还有几分轻松,虽然仍有人一脸别扭,却以往那干戈之势早已不复见。其实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展昭笑着,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猫儿,你什么时候居然会念起诗来了?!”有点不可置信地怀疑起自己耳朵,白玉堂甚至不自觉地揉了揉,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刚才那温润的声音确实是出自这只猫的。
“玉堂,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懂得念什么诗,只是今日本是来看桃花,又见看见他们三人现在这模样,才突然想到公孙大哥常爱念的这首诗来而已。不过……怎么又碰上他了?”展昭不禁奇怪。

“又?”白玉堂好奇起来。
“是啊,这个月都第几次碰巧碰到他了。而且……这事我一直没搞明白……”展昭双手环抱胸前,陷入了沉思。
“怎么说?猫儿。”虽说好奇心杀死猫,但其实老鼠也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对猫的。
“你看他们,先说包大哥与公孙大哥吧。我虽然曾说他们是一时之俞亮,注定相争,可那是外人看来;其实他俩啊,更像周瑜与孙策,自幼相识,情深意厚;公孙大哥之前为了包大哥,连命都可以送掉,所以他们两啊,要是有谁挑衅另一个,那叫朋友意气,因为无论谁输谁赢,完全都不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情意,要有也只能是加深而已。”
“恩……”白玉堂点点头。
“再说小风筝和公孙大哥,虽然两人见面没几句就吵起来,可谁看不出来,那叫打情骂俏;公孙大哥虽然面子上恶得很,其实心里啊可是笑得满面桃花,高兴得很。但是……”说到这儿,展昭疑惑的眉头打了个结扭起来。
“恩恩~~怎么?”难得听到这猫儿还分析起两位大人的事,白玉堂当然乐得当听众,还是津津有味。
“但是这庞统,我就真搞不明白了。”展昭直言道:“他到底为什么总是来招惹公孙大哥,要说到两人关系,也不过是同朝为官一场,再算仔细一点也就是之前寻找天芒的时候一路倒霉的时候都遇上他。要不是他现在退官之后无事便去公孙大哥那走走,我还真再算不出他俩还能有什么交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盘算些什么……”
这边展昭疑团重重,那边白玉堂却听得忍俊不已。
“人家那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了,就蒙得了你这只傻猫。”
“你说什么?”专注于思考问题的展昭并没有听清楚白玉堂方才的调侃,茫然问道。
呵呵一笑,白玉堂甩开风流天下的大扇子,道“我说啊,公孙大哥是色艺双绝,俊男美女,左右逢源啊~”
“这倒是,再早些还有木兰……”展昭笑了,抬头看向身旁的白影。
说着着话时的白玉堂是微笑着的,乌黑的发丝吹扬风中,那一双桃花眼里揉碎了春日和光,全投在墨色瞳里,闪闪亮亮,让展昭居然有些眩目。一时间竟忘了要说的话。
不过白玉堂也没有认真在听了,“公孙大哥确实是世间难求的人,不过嘛,我可是若水三千,只取有瓢呐……”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故意要让身旁的某人听见,白玉堂收回了目光,投在旁边的展昭身上,却发现这只猫不知怎的,竟站在那里呆掉了,连花瓣落到他身上都没察觉。
挑眉,帮他拾起肩上的花瓣,白玉堂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只“呆猫”。
其实,他也想不通啊,他想不通,怎地这猫就如此地俊朗;这也就算了,他白五爷也可是江湖有名的美少年,只是,怎地这猫就有这么骨子味道,让他再离不开目光,让他白玉堂就决定了一生一世呢。
轻笑,摇头,这些是连下面那群天下第一的聪明人都没想通的,他白五爷又怎会花工夫去想呢。
罢了。
只是……“臭猫,还要呆多久?!”突然一声唤回展昭的意识,只是奇怪这猫脸上居然有些泛红?
“对不起,玉堂,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好好听着了。”
“哼,也没什么,只是在笑你这猫念个诗连应景也不知。”
“怎?”展昭问道,却见白玉堂捻起自己肩上的落红,薄薄的唇向上勾起一个坏坏的笑容,“此青此景该是——人面不曾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说完,将落红轻移唇边,暧昧一碰。
砰!某人直觉脸上可真是面赛桃花了。

果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啊。


耶耶~~~~抽风抽完了~~~XDD
撒花~~~~~~
已经一年没动过笔了啊~~~~~~~~手生了~~不过还是很激动DI~~~~
米想到再动笔仍旧是猫鼠~~~XDD

这篇文呢~~~某遥是看了少包3后的抽风文,但是又想写猫鼠。
干脆就以猫的视觉来描写了。
不过这里的猫呢,估计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很受小龙版的影响……擦汗
就权当是少年时的猫鼠吧~
什么??那时候还没封御猫??
自动54ING= =+

以上~~~~鞠躬~~~~~~~~~

某遥虽然不善文笔,不过米功劳也有苦劳的嘛~~~
拍砖欢迎~~但请正直DI拍啊~~~~~
[PR]
by onlyws | 2006-12-15 00:46 | 天下大同

[鼠猫]玉隐案番外2

[鼠猫]玉隐案番外2
暂时无题 一
-----------------

“哟,猫儿,在大白天这时辰在这里“遇见”你可真是稀罕啊。”窗边的白衣人早打那末绛红自街头露面时就盯上了,一路看他直直进去前面几家大酒楼,知道他八成是在找自己,不过看看这应该是值勤的时辰,再见到着一身官服,心里就阴了半截,一定又是公务,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啧,撇撇嘴故意坏心地不叫他,让他自己找过来,反正花不了一刻钟的时间。 这不,才喝下一杯就到了。“该不会也是学会了偷懒,来喝杯水酒吧?来来~五爷我不跟你计较~你是要这十年的女儿红还是喜欢这刚上桌的卢鱼啊?”
明显是在调侃自己,展昭却站在白衣人对面,一对朗眸直直瞪着对方。
瞪。没错,白玉堂隐约感觉到,平日温润的这只猫,现在不是用看,而是在瞪着他。
居然背后有些……凉。(气管炎啊……= =||||)
“咳。臭猫你到底是想干什么痛快说个清楚,别耽误你白爷爷喝酒赏景!”俗话说,胆子不够,声音来凑。
“恐怕今日是得打扰白兄雅兴了。”一向温和的声音,听起来居然有些阴沉;再看展昭,确实脸色不太好,心里疑惑,到底怎么了?只听展昭继续说道“昨夜有人夜告开封府,要诉冤屈。”
恩……这不是你们开封府家常便饭嘛。八成被告就是我。
“所告之人就是你,锦毛鼠白玉堂!”
果然,白玉堂顺手拿起桌上酒杯来饮,倒也都在预料之中。要不这只猫铁了脸大白天来酒楼找他做甚?
“这次告我什么?”白玉堂倒毫不在乎,反正最近闲得很,找点乐子也好!顺手将酒倒人口中。

展昭闻言,顿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如果耳朵没幻觉这话颇有种从牙齿缝儿里挤出来的味道:
“告的就是你白五爷——悔·婚·弃·妻!”

“!”

噗=====!!!

十年的女儿红如同喷泉,全数从某人嘴里喷了出来。
“你,你说什么?!!”白玉堂不敢置信地往向脸色更阴了几分地展昭。
“就是这样。”展昭揉揉发痛的额角,上前一步,一把拉起白玉堂的手就往开封府衙走去。
“喂~~喂~~~~猫儿~!!慢点!慢点!!~~~~~”

开封府

客房外,马汉敲了敲门,是说昨夜那小姐来投案,没想到居然是白少侠的家事,真真让大家哭笑不得。这不,一大早,包大人已差了展大哥去请白少侠来领人,自己则来这边请人,希望事快快了了才好。就是不知道,展大哥他……
正想着,房门便打了开,正是昨夜击鼓地小姐,依旧是一身鹅黄衣裙,乌发巧妙地编成了环状,再配上珍珠缀成地小花,刹是可爱。只是要说她是白少侠的未婚妻,马汉自问,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堇小姐,包大人请你到衙门后府一问。”
“是找到白大哥了吗??”听到自己的说话,那小姐开心地忙不迭地跨出房门,本就灵秀可人的脸上,更是绽放出开心的笑容,就连这满院阳光都不及其灿烂;真是可爱的小姐,马汉想着,看她现在满眼开心的模样,自己都跟着心情有些轻松起来了。

“哇~!!”才走进院里的小姐突然身下一软,眼看就要跌了下去,马汉连忙想上去扶助。却是晚了一拍,说时迟那时快,那小姐只觉得鼻尖一阵清爽气息,再来便是白影漫天遮挡住了自己所有视线,回过神,自己已是乖乖躺在一名陌生男子怀里了。只见那男子噙着笑,柳眉凤眼说是阴柔却别有一番风采,乌亮地发丝如同上好的蚕丝一般随风飘着,有几缕落到自己脸上,甚是挠人心地痒。

“小姐,现在已是夏季炎炎烈日,可要小心身子;若不嫌弃在下纸伞愿为小姐稍微挡些热气。”才说完,男子另一只手便已撑起一把紫蓝色竹伞,不偏不倚恰恰好挡住了刺眼的阳光。
“多,多谢公子……”半响,小姐才回过神来,脸狭已是绯红满天;
这风姿,这神采!
再看这雪色白衣……!
“……公子莫不就是……”
“不知小姐芳名?”那人噙着笑,却是将搂着人的手静静朝自己缩近了些,脸上已可以感觉到相互的气息,一双凤眸含了水波连连,一眼投进小姐眸中。
“奴……奴家,奴家名叫堇香。”才出世面的小女孩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刺激场面,早已不知所措,红霞已蔓延到整个颈项。一句话,结结巴巴才说完。
可惜,眼前的人似乎还意犹未尽。闻言轻笑,嗓音比方才低迷几分,道“原来是香香,你叫在下阿愿就好了。”
“阿,阿愿?这么说你不是白大哥?”小姐明显很失望,脸顿时就沉了几分。却还是窝着没有动弹。
白大哥?听到这个称呼,男子勾了勾嘴角,唇凑到小姐耳边,些微湿热的气息刺激着敏感的耳廓,顿时耳朵亦染上一片霞红,满意地看看这效果,男子着不紧不慢地耳语到:“香香,真可惜在下不是你要找的白大哥;在下‘还愿’。”
“还愿?好奇怪的名字。”小姐愣了,道。
“耶,不怪不怪,哪里怪了,跟小姐的名字凑正一对儿刚刚好。——进香还愿嘛!”
说完不管还愣着没有回神地人儿,一手松开,咚!
“哎哟!!”
小姐还是掉到了地上。

“只是,希望小姐别进错了香,许错了愿才好。”清清的,还是刚才那声音,却让人觉得有些冷。
小姐抬头望去,只见眼前依旧是这白衣之人,依旧噙着笑看着她,却清清冷冷。
[PR]
by onlyws | 2006-12-10 00:37 | 天下大同